天津麻将单机版下载|天津麻将基础胡法
《一知在說:企業外腦實戰普洱茶》獨家連載 |茶話篇(5)
發表時間 2019-09-05 11:02 來源 未知

  茶禪三記

  修一顆禪心,智慧一生

  ——題記

  命運的造化,讓方一知此生的運程中,與云南的高山以及高山之上的一片葉子相遇,演化出些許趣味盎然的人生故事。外腦服務普洱茶企業的10多年里,發生過三則軼事,令人頓生對天地宇宙的敬畏之心,也透過那片葉子的融融綠意,領悟短短數十年渺小人生的無窮意趣。其中兩則軼事被好友昭軍、利烽專文敘述,順手拈來不費功夫,從題目到整個片段做一回“文抄公”。三篇連綴,頗有一番意趣在筆下。

  想當年看到“苦禪”大師的名號,不明白禪為何苦,苦與禪有何關聯。直至接觸普洱茶這個載體,似乎朦朧中感受到了一些什么,就像夜色迷離的云層,豁然透射出金黃的月色,瞬間照亮了大地。

  一、四位禪師與人生六味茶

  2007年10月15日,第二屆云南茶博會的最后一天,云南大境界茶業公司展臺前出現了幾位僧人,他們對大境界推出的“人生六味茶”給予了很高的評價。這是因為人生六味茶將人生狀態提煉為安閑、清靜、 和諧、豁達、快樂、自在六味, 茶品以此命名,幾位師傅頗有些認同。

  方一知介紹了人生六味茶的創意:中國人喝了幾千年的茶,為什么喝茶?喝茶的目的是什么?戳破一層窗戶紙,喝茶的精神享受主要就是我們以人生六味茶為載體提煉的這六點。

  據在新加坡修行的一位師傅講,飲食清淡的佛門弟子飲用綠茶,會令腸胃不適,故而他們大多喜歡普洱老茶。早期他們喝過綠茶、鐵觀音,后來飲用溫和的陳年烏龍茶,在接觸普洱茶后,便常飲普洱茶和跟普洱相像的佛手茶。

  “現在一些企業并不了解禪的內涵,只是牽強的將‘茶’ 與‘禪’從表面上聯系起來。茶與禪其實有著很深的淵源。如何找到茶道與禪、佛教相通的層面? 我想只有真正深入到‘禪’與‘茶’中才能有所體悟。”這位師傅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一位禪師對他的弟子說“尋常百姓六味不知”,弟子不理解便問師父,每個人都會有酸甜苦辣的體味,又怎會不知六味呢?禪師并沒有回答弟子,而是請弟子品茶、用點心。不一會兒,實在忍耐不住的弟子再次追問禪師為何說尋常百姓六味不知,禪師則靜靜地告訴弟子,你現在的心理狀態就是答案。你剛才只想詢及尋常百姓緣何六味不知的答案,卻沒有用心品茶、用點心,這個過程就是尋常百姓六味不知。心態飄忽,便會不知。你為當事人,卻沒有在當下去好好把握。茶好不好, 只有用心喝了才知道;禪怎么樣,只有走進禪的世界才明白。把握禪,并不是口頭上的把握。

  現場品飲了一杯普洱茶后,僧侶師傅說,感到味道略苦。大境界茶業董事長曹子林笑著說:“茶性本來是苦的,正所謂‘苦盡甘來’。”

  談到僧人的生活方式,曹董表達了對他們云游四海、自由自在生活的向往,而僧人師傅笑言:人們都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對于世人來說,我們相對自由的空間大,但世人眼中的“舒服”會更少一些。

  僧人師傅好奇,外國朋友怎樣認識普洱茶?方一知回答:還是作為保健飲料!從產品形態看,普洱茶主要是緊壓茶和速溶茶兩種形式,出口卻是散茶。

  在探討建立普洱茶國際銷售渠道時,方一知提供了三種渠道:一是深入華人聚居區,在沒有脫離中華民族根源的華人華僑中間開設茶莊,把祖國傳統的茶文化與他們鏈接起來;二是到繁華的多元化城市中去,讓對中國文化、中國茶文化感興趣的老外,切身體驗中國人享受了幾千年的國粹和中國味道;三是針對日、韓、東南亞、歐美等國家和地區的茶友茶人,以國際茶葉貿易公司和從事茶葉貿易數十年的茶葉世家為主要合作伙伴,源源不斷通過這些渠道流向世界各地。

  談至興奮處,不小心露出營銷人的本來面目,——各位師傅,也是茶文化的使者。寺廟是很好的茶葉驛站,是向香客們傳播茶文化的窗口。你們來自美國、新加坡,真誠地希望師傅們把普洱茶包括人生六味茶帶到國外,讓外國朋友也體味一下來自中國云南的普洱陳香。

  二、少林問茶

  穿過時光長廊,讓我們定格在2007年9月17日。這一天方一知應“少林禪茶”總經理王新文女士的邀請,來到了聲譽顯赫的禪宗祖庭——少林寺,進行品牌文化的考察和探討。

  林間山路靜謐無聲,腦海里那首傳唱已久的歌曲一路鏗鏘,“少林、少林,有多少英雄豪杰都來把你敬仰……” 也許這首歌太熟悉了,忽然產生一種久違的感動。直至從安全通道進入少林寺, 跳動的音符仍循環往復, 在腦海里不停地浮蕩。

  從進入寺廟的那一刻起,仿佛這座古寺的氣場,就在灰藍與磚紅的色彩中凝結。而間或出現的僧人,身著黃色的僧袍,游走在這世界,猶如寂寞的行者。這一切,令人遐想。

  按照王總的安排,司機師傅先引導方一知一行來到寺院西側的方丈室,拜訪釋永信師傅。方丈室位于一處干凈整潔的傳統式庭院,方丈依中而居。踏入院門時,依稀聽到從方丈室內傳來清輕的談話聲。不一會,方丈起身送客,司機師傅上前介紹:“師傅,是做策劃的方老師……”方丈掀簾:“請進來、進來”。

  一一落座后,方一知首先向釋永信方丈介紹了企業外腦的工作定位和核心理念。方一知談到從業10多年的一點心得體會,文化必須與商業結合,文化操作體現商業價值,商業價值凸現文化品位。

  方一知繼續談到,打造品牌是走通文化和商業的橋梁,一旦走過這座橋,就會風景無限。看到釋永信師傅在專注地傾聽,方一知的思維發揮開了:少林寺是一塊含金量很高的金字招牌,挖掘少林寺背后的品牌文化,無論是佛家文化,還是歷史內涵,看點要亮,落點要實。品牌和文化達到水乳交融的地步,少林寺的能量就會在今天的世界,發生千年來前所未有的裂變效應。

  少林寺自建寺以來,禪、武、醫舉世聞名,沉積了豐厚的文化底蘊。近年少林寺注冊了國內29大類近100個商標,品牌意識與商業眼光是到位的,而欠缺落地動作,比如少林禪茶,還沒有找到茶和禪的結合點,少林禪茶的商業價值和文化價值遠遠沒有展現出來。

  隨后,方一知以云南大境界茶業公司的人生六味茶為例,與方丈探討了中國幾千年來傳統的茶文化內涵,企業外腦將之提煉為安閑、和諧、清靜、豁達、快樂、自在。

  釋永信方丈40多歲,面容敦厚,神色淡定。在了解到方一知一行的目的之后,便詢問起鄭州首屆國際茶業博覽會的活動情況。令大家沒有想到的是,釋永信方丈沒有談禪論道,倒是對普洱茶市場和收藏有自己的觀點和看法。方丈說老茶難得、價格高,那現在普洱茶的大量生產,二十年后市場上老普洱就會很多,那老普洱還會不會值錢?說到興起,方丈還與方一知打趣道:“普洱茶現在這么貴,都是你們這些文人忽悠的。” 方一知哈哈大笑:“不是我們忽悠的,是某些不良茶商忽悠的……”

  方丈命人找出貴客贈送的老普洱茶請方一知鑒賞。方一知看過后告訴方丈:“師傅,送這茶的人倒沒有忽悠您,這是正經八百的九十年代老中茶了。”

  不知不覺已近下午2點,為了不影響方丈的休息,方一知一行紛紛起身告辭。方丈出門相送,送別之際,方丈轉身執簾正欲進屋之時,忽然轉身對方一知道:“你那個‘人生六味茶’還很有創意了。”

  世道滄桑,各色人物、各種觀點隨時沉浮,正如一杯茶,有人喝出回甘,有人品出苦澀,究竟是苦是甜,不過是一時的人生遭際反映到個人的心態罷了。

  三、在布朗山老曼娥大佛寺,與二佛爺都溫共飲一壺苦茶

  古樹、村寨、佛寺,深藏于布朗山的原始森林中,安靜而內斂。千百年來這里一直延續著一個傳統,每個村寨都有緬寺,每戶村民家中的男孩從小都要出家兩年,兩年以后可自由選擇繼續留在寺廟,資深者晉身為佛爺,而回歸社會的可以還俗娶媳婦。不過,令山東人方一知更為關注的是,在云南省勐海縣布朗山老曼娥這個最古老的布朗族世居村寨里,佛教文化與茶葉文化共存共融共生。

  早在2006年,方一知就到過老曼娥,當時路還是土路,從山上看村子里的情景,仿佛看一幅陳舊的版畫。而古茶樹連片鋪陳在山坡上,提醒過往的人們這里便是“濮人植茶”的歷史博物館。不覺世間又10年。2016年4月26日,借助拍攝勐海國艷茶廠藝術專題片的機緣,方一知又一次來到古茶的圣地—— 老曼娥。

  而老曼娥大佛寺位于村寨最高的地方。方一知一進門,看到門頭上寫著“瓦拉迦檀·曼峨高”,據大佛寺二佛爺都溫解釋,“瓦”是“大”,“拉”是“古老”,“迦檀”是“大佛寺”,“曼峨高”是“老曼峨”的意思,傣語整體翻譯成漢語就是“大而古老的老曼峨大佛寺”。而當方一知與二佛爺都溫眼神相遇的剎那,恍惚間似曾相識,頓時被一片歡喜心、親和力和些許的敬畏感包圍住了。都溫師傅出生在老曼娥,不到30 歲,2016年是他出家第15個年頭。由于多年的苦修,寺廟中地位僅次于大佛爺。都溫說他去過山東煙臺、兗州,更讓眼前這個山東人大大感動,“師傅,我們有緣哪!”

  都溫師傅介紹道,《貝葉經》記載,老曼娥寨子的歷史已經有1489年了。佛歷始于釋迦牟尼涅槃的元年,算起來比傣歷及公歷更久遠。這之前方一知從書本及網絡知識得知,多數人按照傣歷年推算,認為老曼娥自然村的歷史有1300多年。都溫師傅接著說,“《貝葉經》記載的主要是佛經經典,共八萬四千法門。雖然沒有發現里面有關茶葉的記載,但佛教與茶葉是布朗族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兩個東西,也就是說茶葉是我們生命中第二重要的東西。比如說中午休息,喝一杯老曼娥茶,精神馬上就打開了。”

  都溫師傅親手泡了一壺老曼娥苦茶,一邊洗杯,一邊將心中的上品茶娓娓道來:一是生態環境好的茶,不能噴灑農藥、施化肥;二是沒有翻過土的茶;三是采摘不能過度;四是頭春茶;五是通過良好的工藝制作的茶。都溫師傅話音未落,一味尖銳的苦,猛襲方一知的口腔,苦很重略澀,苦的徹底,極富穿透力,“苦如黃連”也不過如此。

  對于老曼娥苦茶的苦味,都溫師傅說道,苦是一種原味,人生就像是一杯苦茶,苦是常態,而樂是短暫的東西。

  方一知說師父,我插您一句話,您知道我老家山東是孔子的故鄉,我們從小受儒家文化的熏陶,講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講究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現在就有一個感慨,希望這輩子能儒釋道一起體悟, 那我的人生就沒有遺憾了。

  都溫師傅手指茶杯,“喝茶、喝茶”。

  清苦霎時重現,然而苦感似乎不若之前剛烈,竟慢慢的隱去苦味,舌底鳴泉生津,喉間清涼舒暢,苦化開了,苦甜交迭,甜中有苦,苦中有甜,強勁的回甘一時令人沉醉不已。吃得苦中苦,方知冰糖甜。原來如此。

  都溫師父往杯中加了茶水,又倒空,繼后平靜地言道,佛家說“離苦得樂”,只有放下一切才能得到快樂。我們認為所有有生命的生物生來都是要受苦的,只有到最后生命結束的時候才能得到快樂。就像你喝老曼娥的茶,可能你現在喝,你到勐海或者西雙版納景洪才會回甘,很甜的那種回甘。

  方一知表達了一己的看法:苦和甜是辯證法,內在里是心態的轉化。人往往在不知的年齡充當知者,以為人生永遠是甜的;而在路上的時候,因饑渴難耐而認為人生原來是苦。常年拋家舍子,為服務企業做嫁衣裳,很多人眼里的方一知,就是一個生活清苦寡淡的苦行僧。何苦來哉,其實就為體驗人生這杯苦甜茶。從有限的個人經歷看:20世紀90年代開廣告公司, 做過數年酒的廣告,喝了各種度數的酒。2005來云南后,因為熬夜抽煙更兇了,幸而有普洱茶替代了煙這個口糧。因此提煉出物質生活三要素煙酒茶;那么貫通精神生活的三要素呢就是儒釋道。如果有朝一日寫自己的墓志銘,就這樣寫好了,上聯:中和煙酒茶,下聯:圓融儒釋道,橫批:沒白活。

  太陽開始下山了。都溫師父問,要不要一起喝一泡寺廟種的新茶,轉而強調喝茶最重要的是時間。方一知一行還有事情放不下,只得向來處去。都溫師傅說:“有緣再來”。

 

作者簡介

 

  方一知

  山東人,企業外腦專家,中國本土企業外腦理論與實踐體系創導者與踐行者。

  1998年,從國有大型企業辭職,投身咨詢策劃業。2003年,創辦北京方一知外腦工作室,出版了《企業的外腦》一書。20年來縱跨幾十個行業,積累了上百家本土民營企業和中小微企業的外腦策劃經驗。

  2005年10月進入云南,是國內第一家進行普洱茶企業策劃的外腦機構。常年為十余家云南本土茶企、成長型茶企、外來投資茶企和小微茶企提供外腦服務與智慧支持,被媒體稱為“茶企外腦” “普洱茶外腦” “普洱茶策劃第一人”。

《一知在說:企業外腦實戰普洱茶》

出版:云南人民出版社

識別下圖二維碼,支持作者

方一知微信:wnfangyizhi

天津麻将单机版下载 河南手机麻将微信群 福建体彩22选5开奖走势 雨润a股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网cba 球探网球比分网 三级片之日本动漫 快乐贵州麻将下载信任 2018cba比分结果 北京11选五走势图表 排球比分直播吧 贵州11选5 卡五星麻将qq游戏下载 棒球比分分析 广东十一选五开走势 360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投注 股票推荐网站可以做优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