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麻将单机版下载|天津麻将基础胡法
魯三四學員巡展之姜成娟(山東)‖創作談:發現濱海
發表時間 2019-09-27 10:17 來源 中國科技新聞網

——一個八零后中國當代青年,對中國革命與抗戰的思考

發表:辛夏港濱

  文學是一種慢,慢慢你就知道了
 



 

  “如果我們選擇了最能為人類福利而勞動的職業,那么,重擔就不能把我們壓倒,因為這是為大家而獻身;那時我們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憐的、有限的樂趣,我們的幸福將屬于千萬人,我們的事業將默默地、但是永恒發揮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對我們的骨灰,高尚的人們將灑下熱淚。”

  如果在兩年之前看到這段話,我會把它當成某一種被已經被驗證了失敗的主義的創始人的,屬于另一個語言系統的話,一笑略過。與當下絕大多數人的態度一樣。

  這個態度的大背景是,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的新自由主義沉渣在社會上泛起。1989年初夏,日裔美國人福山發表了題為“歷史的終結”的論文,文中說:“20世紀開始時,西方對民主自由的最終勝利充滿了自信;到20世紀接近尾聲時,似乎轉了了一圈又回到了原點。結局是經濟和自由主義完完全全的勝利。”福山認為,人世間將不再有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斗爭與沖突,西式民主制度已無可爭議地成為各國獨一無二的選擇。

  然而,還是這個福山,在他2012年出版的《政治秩序的根源——從前人類時代到法國大革命》中提出,自由民主政體并不一定會帶來經濟社會發展,不一定會減少腐敗,也不一定能彌合社會裂痕。

  而兩年后的今天,當我一個字一個字地敲下馬克思的這段話,我從每一個字里感受的巨大赤誠、浩大熱情,讓我每讀一遍,都感受到永恒的溫熱。我誠摯地相信它。以我的熱血與理性,相信它。

  因為我也已經加入這個事業。我也在開始感受這種幸福。

  我相信,這是超越一切物質、生理享受的、真正的幸福。

  這一切的改變,源于一群老人。這就是我故鄉莒縣的那群在新中國成立前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平均年齡為90歲的老黨員。兩年前,我寫下《本色——莒縣建國前老黨員精神尋訪》后,在去年開始了新的探訪與閱讀。
 


 

  《發現濱海》,山東人民出版社,2016年6月

 

  我首先要迫不及待表達的是,我的幸福。是的,幸福。這是我從來沒有感受到的,巨大的,遼闊的,在長途奔波后終于站在人類思想之巔窺到真理的幸福。饜足。終極。而任何物質享受所不能抵達的幸福。這首先來自于對馬克思主義經典的認真持續閱讀。是的,資本就是“買空賣空、票據投機,以及沒有任何現實基礎的信用制度”,資本的原意是“頭腦”(CAPUT),資本主義的實質是腦袋支配軀干(CORPS),它是個頭足倒置的體制,所以,資本主義無可救藥。事實上,我們生活的當下每一天,都生活在馬克思的預言里。而無論如何曲折,無論當下社會主義運動如何被圍剿的如何奄奄一息,共產主義必然是人類惟一的出口和終點。沒有任何其他的選擇。

  整個人類的歷史已經像白晝一樣明亮。

  2015年整個夏天,從6月到9月,我沉浸在這樣的巨大饜足里。甚至對一切世俗的欲望失去了興趣。包括食欲。每天兩碗綠豆粥,一點青菜,勉強維持基本熱量。在初稿完成后的八月的最后一天,一個人到附近的魯西南老牌坊吃飯,這是三個月來在飯店吃的第二頓飯,因為如果出去吃飯,就會從70多年前的濱海根據地回到現在的煙火人間。發現腸胃已經不能適應任何油膩。那段時間,在那樣的充實幸福里,我真切地覺得,與人類命運、國家民族道路相比,個人的一切無足掛齒。甚至,有沒有人愛我,有沒有愛情,都已不再重要,更不用提有沒有車,口袋里有多少錢。這是真的,當生命走向遼闊與深刻,就不會再糾結于個人小事。當一個人把個體的命運和民族的命運聯系起來時,天地是多么廣闊,生命是何等光榮。那段時間,每天晚上兩點半至三點入睡,早晨六點半準時起床。當我在深夜兩點捧著《國家與革命》、《資本論》等讀得熱血沸騰,我想找個人說說,請看,這就是中國當代青年!我們并不是全部都迷茫頹喪,我們并不是全部被房價與物質淹沒,我們也不會全部陷入你們精心炮制的歷史虛無主義與所謂普世價值的謊言里,我們,就是這個國家與民族的希望!只要還有我們這樣的年輕人,這個國家的紅色就不會被輕易染黑!我們,已經睜開眼睛,不會再輕易被愚弄!

  我迄今并不是共產黨員。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一直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青年人。然而,我整個人精神上卻是從來沒有過的清晰。對,我已不惑、堅定、清晰。

  這樣的清晰,還來自于探訪過程中與老黨員們的交流。我想,我的發現濱海,發現的是什么?當我,這樣一個普通的、與任何既得利益毫無關系的青年人,走到一個個籬笆院里,和那一個個雙手粗糙的老人,聽他們講述70年前的故事,當91歲的老黨員李春田從深陷的眼睛里流出眼淚,說,不能不靠人民啊!共產黨是窮漢黨!你說這個天底下,是窮漢多還是富人多?窮漢都支持共產黨,它就興旺!當經歷過淮海戰爭的老黨員聶榮恩說,天下窮人是一家!當86歲的老黨員陳淑元面對老伴的抱怨:生了5個孩子沒撈著吃一個雞蛋!他的回答是:黨有紀律!沒紀律早就完了!他還說,我是不敢!往家拿不是共產黨員!

  人民。共產黨。血肉相連。

  我的人民立場,就是這樣形成的。

  我的共產主義信仰,就是這樣堅定的。

  它們,重新構筑了我。
 


 

  圖為2014年2月11日,莒縣招賢鎮文體中心,人們在觀看《那一片紅色晚霞……》莒縣建國前老黨員影像展

 

  發現濱海,發現真理,發現這散落在一個個最普通小院里的基石——這是共和國的最堅固根基。而中國共產黨,這個已經有95年歷史,帶領這個東方古國從亡國滅種邊緣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組織,這在今天被謾罵被質疑被吃著它的飯砸著它的鍋的黨啊!你何以被太多人污名化,而又無法自辯?你何以吸收了如此龐雜的人員,而我們這樣真正信仰共產主義的青年人又長時間只能在你的門外徘徊?

  可是,不管需要等待多久,不管出現什么情況,我都要加入你!

  成為一名真正的共產黨員,為了被剝削的99%,為了人類的全面解放、全面發展、自由聯合,奉獻全部,是我從心里流出的信念與誓愿!

  康德說,人類最震撼的稟性,就在于為他人而工作,為后代而犧牲。馬克思把這種人類的秉性,稱為人的類本質。隨著資產階級市民社會的興起,隨著人們對個人利益的追逐,人的這種“類本質”卻正在消失。于是,他從25歲起,就決絕地要去抓住這種正在消失的人的的類本質。

  我,一個普通平凡如草木、如我故鄉那群老黨員一樣的中國當代青年人,也在此時,伸出手去。

  我伸出的手,比他更加孤獨。

  像故鄉沭河邊開墾過的土地,在春天的陽光里袒露自己的靈魂一樣,我捧出我的心靈。接受任何一個“好心腸的資產階級空論家的訓誡與嘲諷”。

  所不朽者,垂萬世名,孰謂公死,凜凜猶生。這是指在歷史中留下名字的人物。而在人類向著終極理想邁進的緩慢進程里,需要更多的,是我故鄉那群老黨員一樣的沒有名字的普通人,小人物。我愿意做這樣的小人物。

  我愿意,為了這個人世間惟一壯麗的事業,奉獻全部。

  無論將來有沒有人在我的墳墓前灑下熱淚。無論此時多么孤獨!

  我清楚記得,在老黨員張鳳臻家,她招呼我喝水,說:“同志,喝水。”我喜悅而有些陌生地接受了這個稱呼。本書得以順利出版,則讓我發現,原來我并沒有這么孤獨。在這條路上走著的,還有許多同路人,這是“萬里互可勉”的前輩與同志。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長何建明在百忙之中為我這樣一個素昧平生的普通作者作序,這讓我在今后任何時候回想起來都會眼窩發熱。這就是無私與崇高!這個肯定與鼓勵,不僅是前輩作家與領導對后輩作家的提攜與培養,更是從黨的事業與遠慮的高度來看這個作品,來做這個事情!這是一個優秀中國共產黨黨員對黨的事業的赤誠與擔當.本書付梓之際,我要在這里寫下我的尊敬與感激.

  我還要感謝山東省委宣傳部相關領導,山東省作家協會相關領導,沒有他們的關心與支持,本書也很難面世。我是參加2013年省作協舉辦的青年作家高研班學習后,開始文學創作的。山東有太多作家在此種學習中受益良多。舉辦高研班是省作協的工作之一,同時,省作協又是在省委宣傳部的領導下開展工作,所以,誰說黨離我們很遙遠?

  感謝我的家鄉莒縣縣委縣政府、莒文化研究院、夏莊鎮黨委政府相關領導。感謝所有為本書付出勞動,為我提供幫助的朋友。包括因為我沒有車出行不便,用自己的車與我一起去探訪老黨員的我的故鄉的朋友和同學。感謝山東人民出版社本書的責任編輯為本書付出的高效高質的勞動。至今,我的飯盆還在夏莊鎮黨委食堂里。我還會回去。夏莊黨委里有我看過的最美的花朵。那花秾艷、火熱,不畏縮,不張揚,不風塵,絲毫不慮其他,只是開。只是自己兀自開著。它在在我一生之中始終認為最美的那片土地上怒放。

  那花朵,像是我的這本書,不名貴,只熱烈與真誠。花朵的開放離不開土地的庇佑,而這本書的面世,從北京到省,到縣、鎮,少了任何一個環節的支持,都無法完成。這本書,是一群優秀中國共產黨黨員,從90多歲的新中國成立之前入黨的老黨員,到各級領導干部、前輩作家,是他們帶領一個還不是共產黨員的青年人,形成合力,在黨的95歲生日之際,向它捧出的滾燙的心意。這是我們獻給黨的禮物。

 


 

  莒縣抗戰展覽館內的“本色群落”攝影展展廳
 

  這也是我個人的入黨申請書。我期望,有一天,能夠加入他們的隊伍,和他們互相稱呼一聲:同志。

  這份心意,與87年前劉謙初在獄中寫給黨的信里的赤誠,與95年前的夏天,我的莒縣同鄉王盡美參與創建這個組織時的堅定,與我故鄉那些在新中國成立參加中國共產黨的老黨員們在70多年時間里對組織的信念,毫無二致。95年里,中國共產黨人對共產主義的信仰,對組織的深情,毫無更改。

  我們把我們滾燙的心意,捧在這里。

  評論界認為:姜成娟是山東省一個具有鮮明特色與豐沛創作潛力的青年作家,并且已經在報告文學創作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績。她的處女作發表于《人民文學》,站在了較高的起點上。兩部長篇報告文學《本色》《發現濱海——一個八零后中國當代青年對中國革命與抗戰的思考》既有深厚的理論積累,又有詩性的光輝,有非虛構的部分特質,也有傳統報告文學的宏大視野與現實關切。得到山東省和中國作協領導和有關專家的高度評價和充分肯定。

  作為80后,她的作品中從來沒有杯水風波與輕飄浮薄,而是充滿著對國家民族命運與人民大地的深摯關注,對信仰的追尋與深沉思考。這種對信仰的關注與熱愛有別于通常意義上基于對利益的攫取而生發的迎合與頌揚,從而更顯純粹與誠摯。她通讀馬克思列寧主義經典著作,在當下作家中,極為罕見。對理論的自發鉆研、思考,讓她的作品具備了歷史的厚度與獨特視角。同時,她熟悉中國古典文學,并從中獲益,承繼了古漢語的優美與簡潔,作品語言樸素而典雅,有直指人心的力量。

  姜成娟的馬列主義理論素養、文學素養,以及對文學、對創作的嚴肅與純正態度,都昭示著她“成為一個真正的人民文學家”的理想正在也必將實現。

  姜成娟,女,1981年9月2日出生,畢業于南京大學中文系,山東莒縣人。魯迅文學院第三十四屆中青年作家高研班(青年作家班)學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日照市莒縣“本色-----老黨員事跡展覽館”副館長。作品發于《人民文學》、《詩刊》等,著有紅色革命文化系列《本色——莒縣建國前老黨員事跡尋訪》、《發現濱海——一個八零后中國當代青年對中國革命與抗戰的思考》、《永恒的忠誠——一個共產黨員關于資本的社會主義性質的實踐》等。以及文學評論《中國共產黨人關于文化領導權的高位出擊》等。


下一篇:沒有了
天津麻将单机版下载 捷报比分APP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好乐棋牌二人麻将 重庆20选8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今晚20选五开奖结果 找个北京玩麻将的群 球探比分足球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丫丫湖南湘西麻将 国际足球直播预告 怎么买美国股票指数 qq游戏杭州麻将下载 3d非常准的独胆公式表 pk10在线 浙江快乐12 竟彩足球比分2串1推荐 篮球捷报比分手机版